主页 > C再生活 >【无法投入型情人】不断逃避结婚的男友 >
【无法投入型情人】不断逃避结婚的男友

2020-06-13


文/黄之盈 图/Shutterstock

【无法投入型情人】不断逃避结婚的男友

「我是跟你结婚,又不是跟你妈结婚,为什幺你要一直问你妈?」女友忍不住生气地问。

「我们都已经三十好几了,也该结婚了吧?」

收到许多红色炸弹,女友顺势问了他一下。

「我觉得缓一缓吧!」她听到这句话,脸色一沉。

「为什幺?你也老大不小了,难道要等到我人老珠黄,都没办法生小孩了,你才要娶我吗?」女友语气里掩藏不住愠火。

「这种事情,我要跟我妈讨论,我们要尊重长辈的意见。」

「我是跟你结婚,又不是跟你妈结婚,为什幺你要一直问你妈?」

她不是不尊敬长辈,只是每一次提,男友都拿长辈来挡,她实在受不了。

母亲不断对儿子耳提面命

每当女友提出要和他步入结婚礼堂,他就非常焦虑。

「女人都不能相信啊,依照你的个性,你结了婚,一定又会离婚。她们要不是觊觎你的财产,就是我这边的房子。」

「我看人很準,你记不记得隔壁的王先生?隔壁的老王,我才跟他说,娶那个女生不好,结果他就出事了,早年中风。」

母亲的耳提面命在他心里变成一个牢笼。他需要爱,但对女生没信心,也对自己能否留住一段长久的关係,没有把握。

他相信母亲精準的眼光,但也害怕母亲质疑的神情,那些对他未来的「早知道」都像一则则骄傲的预言,他害怕被说中。

当女友提到结婚、婚礼、宝宝时,他没有雀跃与幸福感,反而有种被诅咒的声音在心里迴荡着。

他能想像一旦他结了婚,母亲将会有多疯狂的施下更多咒语。

母亲所真正害怕的事

「为什幺我们不能维持现状就好?现在这状况不是很好吗?」

「拜託,饶过我好吗?让我耳根清静点,好吗?」当他这样央求女友,女友只觉得他根本是在逃避问题。

相爱的两人结婚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?为什幺却变成她一直在勉强对方。

他不敢跟女友开口的是,我妈曾说:「等我四十五岁结婚,那时候够成熟了,和另一半也才能相安无事。」

最后,他选择与母亲的建议妥协。他好像又回到小时候,母亲帮他安排学英文、心算一样。

不过,母亲没让儿子发现的是,她其实真的很害怕儿子结婚,毕竟儿子是她的全世界。这种对儿子的占有,变成一个又一个可怕的预言,而儿子让一个个预言成真,他们母子俩彷彿共同谋画了他们跳脱不出的命运。

我们在原生家庭受的伤

在我们成长过程中,我们会慢慢理解到,父母并不完美,他们并非全知全能。

父母会有他们不知道的事,会有他们的担忧、恐惧与脆弱,甚至也会有他们不知所措的时候。

不准孩子长大的父母

成为父母,其实往往是重新经历自己童年成长的过程。

于是,父母很容易在我们身上投诸于他们小时候没有完成的愿望和遗憾,也希望我们不要重蹈覆辙他们不喜欢的事情,更不希望我们重新经历他们不快乐的过往,于是,我们很自然而然地变成父母的延伸。

这些延伸是很自然,也是很能被理解的,但当我们慢慢长大,这些延伸就会进入一个进退拉扯的过程。

有些孩子得离家才能喘息,有些孩子则是仍然不断讨好父母,只因为希望被认同。

不准孩子长大的父母,往往忘记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我们养儿育女的初衷。

父母为什幺要养儿育女?如果我们只想要一个听信自己话的粉丝,那幺根本不需要养儿育女。养儿育女从过去养儿防老的目的,到现在有更新的意义,那就是让孩子用自己的脚,走自己人生的路。

所以,成年后的我们,可以慢慢学习辨认一件事情,父母对我们的要求是来自于成长性的动机,还是匮乏性的动机?

成长性的动机会支持和好奇孩子的长大,不会因为孩子长大,而引发他们被抛弃或不被尊重的焦虑,他们愿意支持孩子,让孩子成为他自己;而匮乏性的动机则相反,当你和父母意见不一,他们无法尊重你,也无法支持你。

接受父母也有他们的困境与局限,这很重要。

我们的父母,手足往往很多,他们可能得被迫接受功课好的手足才会被关注、被迫接受重男轻女、被迫接受许多不公平的待遇,那是他们的伤痛,而当他们成为父母,他们很容易对我们过分关注,紧抓不放,因为这是他们过往成长所缺乏的。

「紧抓子女不放」的父母,心里其实很不安

也许我们可以想想,「紧抓子女不放」的父母,他们心里是有多不安。

这类型的父母,他们无法和孩子共同感觉目前的状况,要不就是干涉太多,要不就是全然拒绝,或者如果不按照他们的意思做,他们就威胁或示弱,以便能唤回孩子的一丝服从,以便能显得自己对孩子仍有影响力。

这类型的父母对于孩子的反弹,完全没抵抗力。他们也很容易卸防或感到害怕,孩子的反弹,挑战到他们不稳固的自我。

当父母「我对你不再有影响力、我对你不再重要」的危机意识被唤起,他们就容易感到自己被质疑、感到不安、觉得自己很失败,于是指责小孩不乖,不懂事、不听话。他们会说:「你不听话,一定会有很悲惨的下场。」或者搬出,「我吃的米比你走过的路还多」这一类的话,他们将自己的焦虑丢出去,以便证明自己还没有失败。

以威胁、恐吓、怒气、撤回关爱,来让孩子就範,这些对于成年的孩子来说,长久下来,已经变成心理上很难放下的负担和枷锁。

当对方说:「好啊,你去啊。」其实是在说:「你不准去。」

当对方说:「你结婚,我一个人就好。」其实是在说:「我一个人活不下去。」

当对方说:「你自己快活啊,不用管我。」其实是在说:「你没照顾我,真没良心。」

这些负担和枷锁,在在都反映着父母对于情感的渴求。

孩子必须停止接住父母的焦虑

但当孩子因为这些情绪勒索而迁就父母时,就愈容易让父母觉得这些束缚是应该的,因此,也无法让彼此都学习如何跳脱这样的窒息关係。

面对这样的父母,我们可以做到的是,停止接住对方的焦虑,并且冷静、理性的还给对方,然后告诉对方:「我知道你很关心我,也知道你很焦虑和担心,但请让我去试试看,好吗?谢谢你如此爱我。」

放下对方的焦虑,试着用自己的脚,走出自己的路,是我们每个人在成长道路上的功课啊。

疼惜自己的练习

你常常对「我都是为你好。」「我都无所谓……」「不用顾到我……」「牺牲我吧!没关係的。」这些话感到痛苦万分吗?

这就是欲拒还迎、以退为进的情感勒索啊。他们其实没说出口的是:「我需要你重视我。」

该怎幺办呢?我们可以试试,先不要太快对对方所说的「我都是为你好」表示同意,反倒可以表达对于这样的话,感到有所质疑。

例如在前述案例中,当妈妈要求儿子四十五岁才能结婚,儿子可以回应:

一、「我知道这是你的想法,你认为要这样做比较好。」

二、接着继续说:「但我想试试不一样的,这是我的人生,让我来负责吧。」

母亲会有什幺反应呢?可能会有以下三种反应:

一、虽然感到震惊,但愿意慢慢消化儿子的做法。她会观望后续的发展,待渐渐放心之后,也开始为儿子有自己的做法而高兴。

二、看到儿子自顾自地按照自己想做的方式,她会表达不满、对儿子生闷气,也许情绪崩溃、也许不断叨唸、也许会失控,说儿子不听话,指责儿子不像样。

三、对于儿子的反弹感到焦虑,于是跟儿子讲更多。

当父母责备我们,不再是他们「熟悉的那个人」、「认为你变了样,让她很难过」等,面对父母如此,其实你不用太伤心,因为你正在往为自己决定和负责的路上前进,也慢慢摆脱依赖性的心理。

父母养儿育女的目的,无非是希望孩子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。而成年的我们,当依循自己心里的渴望,做自己的抉择,这也是让父母知道「原来,孩子可以按照自己的渴望去活!」「原来,我的孩子长大了,他会过得很好!」

而当我们把自己过好,就是给身边爱我们的人,以及回馈给父母最好的祝福!

《看不见的伤,更痛》宝瓶文化出版

  【无法投入型情人】不断逃避结婚的男友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