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生活圈 >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 >
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

2020-06-13


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 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 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 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 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 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 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 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 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 【无秩序编辑室】前置词︰寒

处暑过了,还在纳闷今年怎幺没风,突然就来了「山竹」,杀大家一个措手不及。说是「几十年难得一遇」,「山竹」来得快,去得也快,但遗下的问题和影响却像「短根树」的根,都曝光了,一地丑陋真相——像瓶中信一样,海浪漂送二十年前的胶瓶,却毫不浪漫;打工仔返工如丛林冒险,一小时从侏罗纪走到无爱纪,穿越效果劲过大台;都说「风打出头鸟」,豪宅名寓各自较劲,看看谁才是真材实料——但丑陋不如心寒,当高官误认颱风为「天竺」,距离误认与否认这个城市的人,其实不远。


诸如此类的社会议题,创刊半年以来,《无形》一直希望以无形之姿潜入其中。香港文学馆早前出版《沉默发条》,《无形》驻台湾编辑沐羽读后,「雨伞运动」的前因后果一时如「山竹」来袭脑海;他又想起黄碧云的话,「如果我沉默,就是当权者的共谋者幺?那幺容易?我张口无声,就是罪恶幺?」,在当年「不在沉默中爆发,便在沉默中消亡」二元对立的框架下,「沉默」被认为是个负面词,偏偏沉默的又被说成是「多数」,这种压倒性的误解与标籤,令人无所适从,也令人心寒。


组成社会最基本的单位是人,韩丽珠写人,依然不脱魔幻意味。小说〈交换〉藉人与人的关係,观照人与社会的距离,两种冷漠与疏离都能够将人剥落、撕开,没有残留、没有剩余,独留他人的惘然与恐惧。台湾小说家李奕樵亦从关係展开对话,「我」和尼安德塔人父亲的故事看似事不关己,但现世之痛却属于每一个人。李奕樵写得深沉。


这一期《无形》的访问皆具份量,谈到时代的话题——陈智德与许宝强。两位都是实话实说、实事求是的人,前者以一己的书写与历史「招魂」回应时代,后者则设立了流动共学课室,以织网的决心和耐性,挑战权力与制度,两者各以自己的方式关心社会、介入社会,实在值得一读。


回应「寒」的专题,香港文学馆现正举办「赛马会『过去识』本土文学普及教育计划——香港文学季.五味杂陈」活动,食物之寒虽然异于人心之寒,惟写作的热情,或许是现世中我们能够把握得着的东西,欢迎大家留意文学季活动,多多支持,多多参与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